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群导航
主站
教学机构
党政管理
科研及产业机构
公共服务
专题栏目
虚拟仿真实验平台
未指定
您的位置:首页 >研修访学>详细内容

研修访学

泰国访学项目5月总结-姚俊鹏(2017级针灸推拿学院硕士)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2-21 21:28:00 浏览次数: 【字体:

5月总结

 

在5月总结的开头,我首先依旧要感谢学校,感谢国际教育学院和针灸推拿学院,能够提供给我们这次来泰国访学的机会。转眼间来到泰国法政大学已经一月有余,在这一个月的生活中,我深深的感受到这个机会的难得。所以我非常庆幸自己能够拥有这样一次机会,体会异国文化,享受如此美妙的学习和生活经历。感受十分深刻的是,生活与学习环境的不同。这促使我对泰国法政大学和这里的学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对泰国的高等教育有了一定的认识。

第1个月的课程名称为“Introduction to Medical Terminology and Research Methodology”。时间虽短,内容却颇为丰富,包括有Thai-Chinese culture、Medical Terminology、Study Design、Method of Presentations等,当然最为吸引的还是其核心授课模式:PBL与TBL(见图1)。简单介绍一下这两种授课模式:

PBL介绍

以问题为导向的教学方法(Problem-Based Learning,以下简称PBL)是一套基于现实问题的、以学生为中心的完整的教学方法,1969年由美国神经病学教授Barrows在加拿大麦克斯特大学首创。它围绕临床医学中遇到的现实问题,以问题为导向,以学生为主体,倡导学习者通过自主探究和合作来正确认识和解决问题,进一步深入挖掘问题背后的学科背景和知识,最终形成一套完整的解决同类、同质为题的方法,鼓励学生主动思考临床问题,提高自我学习的能力。在PBL学习中,学生角色由被动接受者变为主动学习者,事实上,这对学生各方面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了成为一名合格的交流者、聆听者,每一位小组成员都应具备较高的责任感和自我学习的能力;思想开放,思路开阔而敢于表达;乐于接受不同的意见和来自他人客观的评价;必要时,学习团队合作的基本理论是大有裨益的。

TBL介绍

2002年美国医学教育专家Michaelsen提出的“Team-Based Learning(TBL)”教学,是以团队为基础的学习,正是针对学生人数增加的情况下保证教学质量的教学法。这种教学方法逐渐在世界上70多个国家医学教育中得到了推广应用。TBL教学法使医学生通过课下的自主学习,小组内讨论以及课堂上的发言,提高了学生的自学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因此,TBL教学法值得医学院校的解剖学教育者进一步的实施和开展。

经过1个月的学习后,谈谈对泰国的教育的2点感想:

泰国教学网络建设相当成熟

泰国法政大学成熟的网络建设对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有很大的促进作用。除了可以在图书馆的网站及电子书库中方便快捷地找到自己需要的参考资料之外,学生的作业也全部自行递交到网站,老师在网上进行批阅和修改。班上的同学有进入网站的密码,如果想要参考一下同学们的作业,可以随时进入,直接地和班上同学取长补短。

这种网络教学模式不仅体现在课堂教育和课下交流,同时也被用来进行授课效果的检验。在当天课程授完后,老师通常会通过Kahoot!网站将当天的重要知识点做成一定数量的选择题,学生在线答题后根据答题速度和准确率选出排名前三的同学,颁发小礼品。这种以游戏的形式结束课堂同时回顾了授课内容,确实很新颖。

教学方式以鼓励为主

泰国法政大学的教学态度严谨、授课标准严格,但打分的时候却相当友好。不以分数拉开差距,学生一般总能获得A或A-,比较好的能够得到A+。B+已经是比较差的分数了。对于学生的一点点进步,老师多以热情的赞扬、鼓励,对学生真心付出的努力,即使结果并不理想却也从不打击、批评。以我所在小组的supervision为例,对于我们小组所选出的topic(6/18间断进食与CC碳水循环干预单纯性肥胖的疗效差异),虽然可能在实验的可行性和研究背景方面比较薄弱,但我们的小组辅导老师Sukprasert教授,并没有在开始即予以否定,反而始终跟我们探讨如何去做,如何去实施我们的想法,让我们组员自身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发现: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是否应该继续进行下去?因此,在课堂上我们同学的自信心很强,学习积极性也很高,讨论会上勇于发表个人意见并进行讨论(见图2)。其次,观察发现,因为总是会得到表扬,泰国学生的独立性很强,功课再难也不喜欢去询问他人的答案。他们相信自己的作业中总有些亮点,不必用别人的东西来替代自己的思想。如果某位学生一时没有跟上,就会很诚恳地向老师道歉,表示自己还没有花时间去研究这门课,保证会在后期跟上。

最后,简单将我两年的研究生学习生活和这一个月的访学做一个比较:

在我看来,PBL与TBL学习模式在我所在的研究团队一直在予以采用,比如:我们每间隔2周进行的小讲课(由2名同学寻找近2年来IF>5的1篇或多篇文章,以PPT形式做团队汇报,汇报完毕后团队讨论)就是TBL和PBL的结合。再如:我们的专业课针灸学临床研究,赵凌老师授课时,以发表的针灸RCT论文为例,启发式的提问,从而启发学生的科研思路;张虹老师授课时有邀请班上的同学讲课(比如:我就被选中去讲肥胖症)。这些都有区别于传统的Lecture,是TBL和PBL另一种体现。

而关于不同之处,目前认为可能在对任务完成优劣和学生整体的评价标准方面有所体现。目前我们所完成的课程,似乎大多数问题授课老师并没有公布标准答案,同时学生方面似乎更注重全面评价。

以上就是我5月的总结,希望接下来的两个月能够继续进步,珍惜这次难得的访学机会。

 


 

针灸推拿学院/第三附属医院

2017级科硕班姚俊鹏

2019.06.05

终审:国际教育学院
【打印正文】